logo
当前位置:越南旅游博客 >> 杂谈 >> 环保要“回归自然” 绿化也需打假
环保要“回归自然” 绿化也需打假
环保要“回归自然” 绿化也需打假

  绿化也要遵循自然规律吗

  克罗地亚一位生物学家2002年在《环球时报》上载文说,北京绿化有缺陷,人工的东西搞得太多,野生的太少;光污染严重,夜间到处灯火辉煌,浪费能源,释放有害气体,还影响动植物生长,鸟类、昆虫和植物都有生物钟,有其自然的生长规律,人类应当尽量少干扰它们。对此,环保志愿者李小溪很同意:“一个城市的绿化违背自然规律是一种落伍的观念。评价一个城市是不是真正实现了现代化,一个重要的标准是是否实现了生物的多样性,有无大量符合本地特点的乡土植物。”

  植物研究所的科学家一直反对从外地引进大树,因为会破坏当地的生态。大树移栽的成本很高,例如移植一棵雪松少则几千元多则上万元,可成活的很少,还牺牲掉大量的大树。从山区和农村购买大树这股风最早从沿海某大城市刮起,迅速向全国蔓延。据调查,在成活率最好的城市也不过50%左右,一般只有30%。俗话说得好:人挪活,树挪死。一棵成长多年的大树在原生地已经形成自己完整的生态系统,移植一方面要破坏原有的生态系统,另一方面到一个新的地方成活又很困难,即使勉强成活,也会很快衰老,寿命大大缩短。李小溪激动地说:“我们有多少大树经得起如此折腾?再说树在你这里是树,在别的地方就不是树了吗?有人想一夜之间把森林搬进城,这是一种为了追求政绩急功近利的做法。有的房地产开发商也是如此,从深山老林把生长了几百年的树挖出来,这是一种犯罪!居然还被一些地方当作经验和成绩宣扬!”

  “一修路,就砍树。”这成了不少城市以往建设中的一种固定模式。一座城市在建设中砍掉了多少大树?无法统计。路是给人走的,没有了树,人在路上舒适度很差。现在有些地方为了保留树木让道路绕开,或者利用了原有的树做成隔离带,这也是一种进步。
  哪一棵树没有价值

  为了美化城市有的人提出更新树种,对此李小溪也有不同看法:“杨树柳树春天飘絮,这的确是一个缺点,但是杨柳树的‘功’和‘过’相比,‘功’远远大于‘过’。北京大规格的杨柳树超过1亿棵,它们释放氧气,吸收二氧化碳,涵养水源,防风固沙,对北京环境的改善功不可没。”美国一个研究机构曾经公布一个数据:一棵生长20年的杨树生态价值可达十几万美元,而卖木头就不值钱了。李小溪说:“北京园林部门的同志对我说,现在种杨树不可能像20世纪60~70年代种的树那样长得高大参天,原因是那时北京的地下水比较丰富,而现在急剧减少,树木的根系已经够不到地下水,现在种树能活就不错了。还有人说杨柳飞絮传播非典,有什么根据?完全是捕风捉影。北京太缺大树了,每一棵大树都很珍贵,能不砍就不砍。有人居然说北京的树木都应该更新,说这是一个多么大的产业!他知不知道北京绿化多么不容易,尤其是那些大树是多么珍贵!决策部门一定要有理性思维,决策要科学、民主,经得起时间考验。”

  李小溪认为,有人把雪松、银杏、玉兰等称之为“高档树”、“贵重树”,而把杨、柳、槐称之为“低档树”甚至“垃圾树”,凭人类的好恶把树分成三六九等是不科学的。每一种树都是大自然选择的结果,在大自然中都有自己的位置和作用。有的人喜欢到处都整齐划一,单纯追求视觉效果,不考虑生态效果,不喜欢本地树种,这是决策者的失误。每一棵树都有独特的生态价值。每一个城市都应该有大量适合本地特点的独特的植被。如果北京全都是园林式的、人工化的,那是多么单调乏味啊。

  “我认为市区少数地方可以搞一点人工草坪,但是越往郊区越应该让草木自然生长。当然现在园林部门也改进了方法,提倡三分种草,七分种树。”

  绿化也要“打假”

  有的地方热衷于搞人造仿真植物,假草坪,假花,假树。环保人士介绍说,这些东西大都是聚氯乙烯做的,释放有害物质,浪费资金,还不可降解,又降低人们的审美品位。李小溪说:“我曾向园林部门提意见,大冬天哪来的桃花盛开?居然说为了好看!假的绿化哪来的美?还破坏环境。全国上下从南到北都搞人造仿真植物,到处都是假椰子树、棕榈树,真可怕。我相信人们的审美品位会逐渐提高,会有更多的人讨厌这些假的东西,喜欢真正自然的美。”刚刚从剑桥回来的清华大学教授刘兵也是一名环保志愿者,他深有感触地说:“并不是有绿颜色就有绿色生活。高尔夫球场是草坪,但是对环境的破坏很大,国外是不能够随便修建高尔夫球场的。在剑桥,对自然、对历史建筑、包括自己的房子做一点点小小的改变都是不允许的。剑桥很多绿地就是野草坪,人工草坪很少。”

  他专门提到了“荒野价值”。“我们总认为‘荒野’是不好的,非要人工化才是高级的。其实荒野有自己独特的生态价值和审美价值,这就是人们要去郊外踏青的缘故。同样是大都市的伦敦也有很多野草坪。人工化的城市不是现代化,应该尽量追求没有人为干扰的自然。”

  在剑桥,无论是高级住宅区还是边缘的居民区甚至是热闹的购物中心,每天清晨都能听到小鸟的歌唱。在靠近市中心的地段,各个著名古老的学院里都有很多鸟,自由嬉戏,任凭游船、行人擦身而过。刘兵曾看见一对鸭子从河里走上草坪,往草上一趴就睡着了。在路边的草丛里还看见有孵蛋的鸭子。看到它们,刘兵感到:“它们才是这里真正的主人,学者学生都只是过客。”刘兵在国内也参加了环保团体,曾经为了看清一只鸟长时间守候,最终因为小鸟对人的恐惧只闻其声不见其面。“在英国没有国内公园里面因为野鸭子孵蛋需要大学生日夜值守的情形。在英国鸟是自由的,绝对不怕人,因为没有人会去伤害它们,中国的小鸟实在是太不幸了,因为可怕的经验,为了生存不得不远远地躲开人。”

  李小溪和刘兵的观点代表了现代的环保观念——回归自然。“西方发达国家早就开始向这个方向发展,而我们还在搞中看不中用的人工景观,不考虑人的舒适、人的方便、人的需要。我们当初向大连学习大种草坪,现在大连已经为节水而停止种草,提倡种树。即使是种草,也应该种本地草。因为绿化的目的是为了使人们的生活更加舒适,是为了改善人们的生活环境,提高人们的生活质量。”
文章来自: 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