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当前位置:越南旅游博客 >> 越南 >> 在越南股市挖金子
在越南股市挖金子
 “我不炒A股。”

  刘铭(化名)开门见山。刘铭在某电视台工作,有6年股龄,但与A股没有关系。

  “现在国内所有的股民都快疯了,闭着眼睛买股票,你还能稳如泰山?”

  面对我的惊讶,刘铭谈兴更浓了。

  “我看不懂K线图。”刘铭笑了笑,话不紧不慢。“我炒B股、炒H股、炒越南股。像柬埔寨、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这些亚洲新兴市场的机会都不错。”

  刘铭似乎有些像说天书。他拿着钢笔在白纸上画着他转战海外市场的线路图。

  刘铭对股票似乎并无研究,连基本的技术分析框架都不懂。他也没学过外语。但这些显然没影响他赚钱。“我的原始资本是10万港币,现在是500万港币。”

  “2001年,我用10万港币炒B股,翻了两倍,变成了30万港币。”刘铭用铅笔在纸上画着,“2001年,我把这30万港币转到了香港汇丰银行,开始征战港股。很快,这笔钱变成了200万港币。”

  说到这儿,刘铭突然把手中的铅笔往下拉了一长箭头。“这钱来得快,去得也快。后来,碰上了9·11,6个月内,我的市值就变成了40万港币,缩水80%。”

  这次经历让刘铭“后背发麻”。不过,他很快清醒过来,决定转移资本挺进越南市场。刘铭做出这个决定也非常简单,一个香港朋友向他透露了这个商机。“越南资本市场属于新兴市场,只要游戏规则一改变,机会就来了。”这句话让刘铭动了心,他决定把40万港币一分为二。30万进越南,10万留守港股。

  “你知道我为什么不炒A股吗?”

  刘铭这时候似乎想起还有一个问题没有回答我。“说实话,我觉得中国人太聪明了,我炒A股的话,没有任何优势。但我到越南就不一样了。我有信息优势。”

  2003年,刘铭把30万港币从香港汇丰转到越南汇丰银行。要想在越南当地券商营业部开户,还有一个硬件。“到居住地派出所证明自己是中国公民,无犯罪记录,再到公证处公证,最后还要到越南驻华大使馆认证。有了这些材料,当地的券商才敢为外国人开户。”

  刘铭说他是越南第一个走合法途径、用实名开户的中国人,开户的券商——越南保越证券一度想方设法为他减免各种费用,想招揽更多的中国人进入越南股市。

  “越南股市到底是什么样子呢?”我问。

  刘铭说,2003年,他进入越南股市的时候,那儿只有4、5只股票,股指200点,后来有100只了。刘铭选股的办法非常简单。越南比较热,还经常停电,他就买了一只空调股REE,一只电缆通信股SAM,和一只糖饼股BBC。这是越南当地券商朋友竭力推荐的,糖饼是越南的一种特产。

  “当游戏规则改变的时候,你的机会就来了。一开始,越南股市根本没有交易量,当地老百姓没有人知道。后来,台湾商人去炒了一把,股市开始火了。但当地政府觉得股市有泡沫,连续重拳出击,台湾商人离场时损失惨重。越南股市也因此变得死水一潭。”

  刘铭说,曾经有一段时间,整个越南股市的一周交易量甚至没超过他的市值。后来,越南政府改变了一些规则,如把外国人持股比例不超过30%提升到49%,股市开始火了。他买的股票涨得非常好。三次买进,到2006年,三次卖出。3年中,刘铭一共只操作了6次。在股指涨到1000多点的时候,刘铭的市值一度涨到300万港币,后来市场调整他的市值下降到了200万港币,刘铭出货了。当美国的一些私募基金也来淘金的时候,刘铭已经开始大赚了。  

  “其实,越南市场还有机会,其交易方法与规则要变的地方太多了。”刘铭说,在越南一天只有一个小时的撮合竞价,只能有一次交易机会。当地人只能在河内、胡志明、海防三个城市看到交易行情,没有网上交易系统。

  刘铭没有去等这些规则的变化。他发现了比越南“诱惑”更大的新兴市场:柬埔寨、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去年,刘铭利用去新疆出差的机会,特地去哈萨克斯坦考察了一番当地资本市场。当地官员告诉他,哈萨克斯坦资本市场开市不到一年,一共有十多只股票,最高股价为800美元/股,最低为100美元/股。股指在100点已经横了一年。

  “哈萨克斯坦已经提出,要在未来的几年内,成为中亚金融中心。许多规则不改变,它的资本市场就起不来。没有一个像样的、活跃的资本市场,中亚金融中心这个目标就很难实现。”

  刘铭觉得自己的机会又来了。(中证网)
文章来自: 越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