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当前位置:越南旅游博客 >> 越南 >> 平等,自由与爱----评越南电影《忘情季节》
平等,自由与爱----评越南电影《忘情季节》
 

    许多天以来,我都在竭力的强迫自己不去看主题过于凝重的电影。因为我越发的体会到,你看的越多,就会思考的越多,你越是试图去揭开遗留的迷团,就越是痛苦,而更为痛苦的就是,你明明知道结果是什么,却偏偏要背道而驰。也就是说,当你于无人深夜关掉电视机环顾四周重回现实的时候,突然会发现所谓电影,领悟、感受都是些虚幻没用无聊至极的东西。这感觉无异于白日里逛了把酒馆酩酊酣醉后又回到人潮熙攘的街上猛然被贴着专治性病广告的电线杆子撞了个正着。

   人们把它称为绝望,比失望残忍一百倍。

   所以,我宁愿在一些粗制滥造的港产娱乐片中去挥霍一下我过剩的时间。与其在那里没事扯淡装犊子不如去体验一把简单纯粹的感官刺激。

   但我还是忍不住要讲一讲今天我看的这部越南电影《忘情季节》(《Three Seasons》)。

   当我拿到这张D版影碟的时候,我看到它的封面上印着这样一行字“少女与诗人,妓女与车夫,美军与孤儿,三种被遗弃的情感关系,一个不想忘记过去的新生代”。显然,这又是一部类似于基耶斯洛夫斯基《红》、《白》、《蓝》三步曲的关注人性,民族与社会的电影。电影描绘了三组截然不同的人物在当今的越南社会中命运交错,悲喜交加又互有牵连的生存现状。这里,不着边际的泛泛空谈是不负责任的,所以我有义务先把影片的三个主要故事交代清楚。

  第一个故事:少女与诗人

   农村少女欣是荷花池新来的采花女工,在这片静寂远离尘嚣的池塘里,工作了多年的女工们年复一年的唱着相同的歌谣。欣带来的新歌谣,打破了池塘里多年保持的平衡,同时也深深的打动了荷花池的主人---一位失去手指病入膏肓的年老诗人。诗人从欣的歌声中重新猎取了灵感,并让欣代他记录诗稿。

   欣的青春与歌声,为本对生活已绝望的诗人重燃了创作的热情,点缀了诗人弥留之际的生命活力。


  第二个故事:妓女与车夫

   三轮车车夫海喜欢上了妓女莲,每天深夜去莲接客的酒店门口接她下班。而莲,是一个本质不坏却疯狂的崇拜物质生活的女人,她向往高级宾馆,向往宽大的卧室,向往大把的美钞,渴望能搭上有钱人离开底层人生活。我们可以从一次莲对海的谈话中清晰的洞悉她的内心世界。

   莲说:“别以为我永远都要过这种生涯,我是有计划的。例如家母,她死时也为家人鞠躬尽瘁,她得到什么好处?这种事不会再发生在我身上。你住过酒店吗?酒店内是个完全不同的世界,那班人都不像我们,人生观不同,谈吐也不同。旭日是为他们东升而非为我们,我们活在他们的阴影下,他们的气派跟着新建的酒店扩大。下一次留心看一看,那些从玻璃前门出入的人,看看有多少人像你一样?有一天我会留在那个世界,成为他们的一分子……”

   可是就是这样的女子,也仍然让海痴迷,这个拉上一个月三轮车挣的钱都无法住起一晚酒店的车夫,靠作弊赢得了三轮车大赛的冠军,终于凑够了和莲睡上一觉所需的美元。海和莲在酒店中开了房,但海却并没有和莲作爱,而是送给了莲一件纯白色的长裙。莲在海的真情召唤下逐渐觉醒,决定脱离现在的妓女生活。

  第三个故事:美军与孤儿

   海在工作休息的时候,总能看到一个年老的美国人坐在街头眉头紧缩的抽烟。这个美国越战老兵,重新踏上越南的土地目的就是找回在越南时留下的女儿。

   在一次次的街头徘徊中,他和一个孤儿发生了纠葛。这个孤苦的孩子也是贯穿全片三个故事的线索之一。孤儿用充满恐惧的双眼,去感识他眼前复杂的世界。

   最后,就在美国老兵要离开越南开怀畅饮的时候,他在同桌的一群越南风尘女子中发现了女儿的身影,女儿的身上正趴着一个猥琐的男人,顷刻间,美国老兵的脸上,老泪纵横……


  应该说,影片的节奏是淡淡的,故事情节也熟悉不过算不上离奇。这样,要获得另人满意的效果,导演对故事的组织与结构的架置就显得尤为重要了。片中并没有突兀明显的叙事线索,而是三条主线的人物互相关联,相辅相成,一气呵成。举个例子,进城卖花的欣送给了“海”一束鲜花,与女儿约会的美国老兵送给女儿的莲花也是从欣的手中买到的(我想,莲花大概是越南的国花吧)。如此一来,导演就极为巧妙的把三组本不相干的人物联系起来,在故事的完整与真实性上铺好了坚定的基石。

   那么导演TONY BUI究竟想通过这样的一部片子,表现一个什么样的主题呢?纵观全片,平等,自由与爱等人性的永恒不变的主旋律正是导演所要表现的。我们有必要把影片的故事和越南这个国家的历史背景与遗留问题结合起来。当今世界的越南,经历过越战的创疤,内战的伤痛,正逐渐步入正轨,走上了平等与自由的经济发展之路。在世界经济组织的调查报告中,近几年越南经济的平均发展速度,都处于世界前列,越南已经成为亚洲最具活力与发展潜力的地区,在发展中国家的整体体系中,占据了不可低估的地位。而正是这样的社会转型与高速发展时期,社会与人,商业与道德准则,传统价值观与新价值观之间的种种矛盾和冲突也就日益加剧了。

   而人,作为整个社会大潮中最小的单元,在社会中的种种行为动作就必需要服从社会发展的必然规律。

   莲就是这样特殊的商业时期的一个代表人物。她对物质生活的向往并不是单一存在的现象,而是普遍存在的。而他本应和拉三轮车的海,是属于一个阶级的,但她却异常的鄙视海,对海给予她的关爱和帮助视而不见,反之对海的车夫身份厌恶不已,只有当海凑够了她开工的价目时,她才和海调换了位置,由被服务的对象转换成服务阶级,这样的变异是迅速且另人啼笑皆非的。由此我宁愿相信,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彻底的建立在金钱的基础上,所谓平等并不是说来说去那么简单的。而倘若再换个思考方式,假如有一天,海偶然间拥有了许多钱,那么这个“海”还会是以前的那个三轮车夫吗?他会不会也象其他的有钱阶层一样打骂妓女叫嚣东西呢?他还会对莲有如此默默的怜爱吗?或许云知道。片中,一个车夫曾经开过这样一个玩笑,当他的同伴在羡慕他们的客人享受着三四星级酒店的服务时,他说,我的家是千星级的,因为我每晚睡觉的时候都能看到夜空中的群星闪烁……我想他在本质里是对消费阶层充满渴羡的,一个多么苦涩而又诙谐的黑色幽默啊。

   曾经听人说过这么一句话,社会越进步,道德越堕落。你相信吗?

   导演TONY一定不但是充满矛盾的彻头彻尾的怀疑主义者,而且还是一个极具民族主义感与爱心的越南导演。片中流露出对现实世界无奈的同时,坚强的民族精神也是同时存在而且不可遏止的。影片中的孤儿,被一个落魄的美国青年偷走了赖以生存的箱子,而在影片将结束时,那个孤儿又从昏睡在街巷角落处的美国痞子身上拿回了属于自己的箱子。我一直以为,这个孤儿正象征着百废待兴尚处于发展中国家的越南民族,坚强朴实的越南人民必将洗刷耻辱,重建家园,夺回属于自己的失去的一切。这正是导演对人类自由这一主题的美好诠释。而我所说的“爱”这一主题,则是全片中随处可见的,海对莲的爱,少女对病人的爱,老兵对女儿的爱,孤儿们之间互相的爱,爱在任何一个角落里流畅至极。

   好的故事还需要优秀的拍摄手法去承载。影片中,一组组或优美,或古朴,或颇具对比性的镜头纷至沓来。TONY在表现越南新兴社会与外来物质文明冲击的矛盾时,用了许多巧妙的手法。我们可以看到在巨大的COCO~COLA广告牌下休息的三轮车车队;在电视墙下看迪斯尼动画片的孤儿;新型塑胶花挤垮了欣的卖鲜花生意……这样的视觉对比非常夺目,给人以强烈的不对称之美。无怪在影碟盒上写着此片获得了1999年辛丹斯电影节最佳摄影奖。

   片中的越南,很象十年前左右的中国大陆。我还记得拍摄于1988年的根据王朔小说改编的电影《顽主》,关注同样的主题,反映类似的时代,却用的是另一种方式。比较是没有意义的,但我完全赞成,《忘情季节》必将永载艺术电影的史册。

   还记得影片的结束画面,是一个向上给人以希望的结尾

   河塘轻舟,满目红叶,少女白裙,清风抚过。。。
   那一刻,海对莲说:你可以堂堂正正放眼看世界了。

   真的可以做到吗?

   电影,无非是我们编制的一个欺骗自己的梦罢了。
文章来自: 越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