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当前位置:越南旅游博客 >> 越南 >> 越南女军医日记出版 撼人心灵畅销全球
越南女军医日记出版 撼人心灵畅销全球


越战安妮获追封“人民军英雄”

   时报综合报道 由美国越战大兵保存了35年的越南女军医《唐翠沉日记》,去年出版成书后瞬即登上越南的畅销书榜,目前在越南更创下40万册的销售纪录,越南政府今年4月3日正式追封唐翠沉为“人民军英雄”。唐翠沉的日记记录了越战广义省战场的惨况,及她对美国的痛恨。1970年,27岁的唐翠沉为保护病人,倒在美军战火下。

   参军36个月身心疲惫

   越南女军医唐翠沉(Dang Thuy Tram),是一个富裕的医生家庭的女儿,从小她就在军医父亲的影响下对医学感兴趣。1967年从医学院毕业后,唐翠沉自愿加入北越军队,在越南中部战场广义省的一家野战医院工作。她的日记是从1967年4月开始,记录了她加入军队36个月里心理和生理上的紧张疲累,如何治疗伤兵;如何为了逃避美军的狙击5次拆除又重建手术室;曾经躲在地下碉堡而几乎被憋死的惊心动魄场面;更用上狗、魔鬼、毒蛇等字眼来形容当时的美国总统尼克松及美军,可见她对美国非常痛恨。

   当时,越南战场总态势刚刚发生转折,一些美国人开始认识到他们无法战胜越南军民,但尼克松总统却坚持战争直到1975年彻底失败,因此唐翠沉当时所面临的任务十分艰巨。1970年她27岁那年,一枚美国炸弹掉进医院,同时炸死了她的5个伤员。她帮助转移其余伤病员后,立即转回已遭重创的医院,为了保护病人与护士,不幸倒在了美军火力之下。

   根据美国的情报文件显示,唐翠沉当年已被北越视为英雄,是美军要铲除的目标,目的是要打击北越军队的士气。

   成为越南头号畅销书

   保护该日记、并归还作者家属的美国老兵名叫弗雷德·怀特赫斯特。他当年获得这两本日记并决定要将它归还家属,2005年10月,唐翠沉年过八旬的母亲受邀,到美国德克萨斯州接受女儿的遗物。刚开始,母亲根本不相信这些日记是女儿所写。“直到我亲眼看到女儿的笔迹,亲手将日记本抱在怀里,我才真的相信。读这些日记,我感到很心痛,我根本没办法读完它……看到她的生活充满痛苦、困难和危险,令我非常诧异,她在信里从来都没有提到这些。”“怀特赫斯特让女儿回到了我的身边。”唐翠沉的母亲后来在河内家中接受采访时说。

   《唐翠沉日记》去年夏天出版,第1版刚刚问世在越南就售出了30多万册,如今成了该国的头号畅销书,《越南新闻》指出,它迅速在该国引发了一股爱国主义热潮。另外,好多国家正在争购它的翻译出版权与电视节目改编权。怀特赫斯特曾把日记交给懂越南语的胞弟罗伯特翻译成英文,但只是粗略的翻译,美国出版商将会找专业人员作详尽翻译,明年推出精确版。

   每个字都震撼越战大兵心灵

   2005年《唐翠沉日记》出版后,被媒体誉为“越南《安妮日记》”,越南武元甲将军、潘文凯总理先后阅读,法国、英国、美国、韩国等纷纷关注;而其充满传奇的出版经历同样打动人心。

   战争中无意捡到两本日记

   保护该日记、并归还作者家属的美国老兵名叫弗雷德·怀特赫斯特。当时,怀特赫斯特是一个年仅22岁的年轻美军情报官,他的任务是寻找越军的重要机密文件,并从中发现有利于美军作战的有价值情报。

   当捡到唐翠沉的日记后,想将它们扔进焚尸炉与她的尸体一起化掉,但他的翻译员阻止,并说当中资料可能有用,他回国时便将日记一并带回。

   “后来我设法让人翻译了它们。读完之后,我为之深深感动,我觉得,作者是一个十分美好的人。我想,总有一天我会设法把它们归还她的家庭的。”他说:“作者曾是我的敌人。但是每当我阅读这本日记时,我总感到她的每个字都震撼着我的心灵。她是越南的安妮(曾以日记形式记录了二战中德国纳粹对犹太人的摧残)。我相信她的日记将会在世界各地流传。”

   千辛万苦寻找唐翠沉家人

   怀特赫斯特回国后不断设法寻找唐翠沉的家庭。战后,他成了联邦调查局(FBI)的一名化学专家,怀特赫斯特一直在设法让唐翠沉的日记出版。他说:“这些年,我一直渴望将这些珍贵的文字交还给她的家人,她的国家。这是符合起码的人道主义原则的。如果我做不到,我就该受谴责;如果我的国家阻止我这样做,阻止我公布当年真相,那就更应遭到谴责。我想我应该写一本书说明真相,我还应该利用我的资金为越南人做点好事。但因为我是FBI成员,内部纪律不允许他的工作人员同共产主义国家合作,我只好另想办法。”

   后来,他退出了FBI,成了一名律师,终于找到唐翠沉的家人,归还了日记本。怀特赫斯特曾说:“我心里有着许多内疚与遗憾,我回忆起了自己曾在越南干过对不起唐的事,我最近5年内一直在激烈地思想斗争着,常常感到惭愧与不安,有时在梦中也会哭泣与尖叫起来。”

   唐翠沉日记

   白天,她为伤兵切除烂脚烂手治疗伤口。晚上,她通过写日记来治疗自己。小小的两个本子记录了她在战争中的痛苦、爱和对美国“吸别人鲜血的强盗”的憎恨。这两本由美国越战大兵保存了35年的越南女军医日记,被誉为越战版的《安妮日记》。

  1968年4月8日

   “没有足够的药物了,但是我仍必须做这个阑尾炎手术。只有几支奴佛卡因了,但这个年轻伤兵从不叫痛也不哭闹。他总是一脸的笑容,令我深受鼓舞。看着他干裂的嘴唇挤出的笑容,看着他难以掩饰的疲惫,我感到非常抱歉……我只有轻轻抚摸他的头发。我想对他说:‘像你这样我没有能力治愈的病人,是最令我感到悲痛的,也令我永远难忘。’”

   (注:奴佛卡因是一种局部麻醉剂。这名伤兵最终活下来了。)

   1968年4月26日

   “再没有什么能比战争更能体现人的价值了,我要努力做更多有用的事情……为那些伤残士兵带来光明,为他们带去欢乐,还有我15年来在学校里学到的知识。越困难,我越应该寻找欢乐,制造欢乐。”

   1968年5月5日

   “亲爱的M先生,我仍然很爱你,但这种爱混杂了憎恨和责怪。你虽然不属于我,但我仍想用我的爱替你洗擦伤口。我的创伤永远无法治愈,我将带着受伤的心度过余生。”

   (注:邓翠沉最终拒绝了神秘的M先生的爱,此句表达了她对M先生的思念。)

   1968年6月15日

  “艰苦经历中最悲哀之处,是我仍然找不到公平。党内仍有同志不相信我,这几乎快摧毁我这个在临床治疗中都坚强无比的人。”

   (注:因为家庭富裕的背景,越南共产党一度不承认邓翠沉和她母亲的共产党党员身份。)

   1970年5月5日

   “疯狗尼克松将战事扩大,是多么愚昧和可恶!我们都是人类,但有些人却要用别人的血来灌溉自己的黄金树,实在太过残忍了。”尘尘
文章来自: 越南